d2天堂色版

d2天堂色版 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!

据说现在董仁笙每天在家养养花逗逗鸟,这日子过得悠闲。之前那么一遭被骗,又被降级,他大受打击卧病在床,之后似乎精神一直有些萎靡,提出告老还乡以后就再不理朝中事,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放开了,还是想要威胁君狂。

但看董仁笙党羽的表现,似乎他真的并不打算争什么了。

“说起来,董仁笙他们被骗的那些钱哪儿去了?”提起董仁笙,秦筱就难免想起他那万贯家财。

“还在呢。我计划用在国家建设上。”君狂说,“我已经让人去拜访各地的能工巧匠,希望能够根据我的设计做出一些能够改善贫困地区经济状况的设施。”

秦筱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:“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看来还真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
“吖……”君狂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这些美人图,看看怎么处理的好?”软硬兼施已经用过一次了,那些人未必会怕,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说法让他们知难而退,这次他们很可能借着祝逸仙和梁关在泱京,做出类似逼宫的行为。

“总归,我觉得这件事,就算不是祝逸仙怂恿的,起码也跟他脱不了关系。”秦筱想了想,又说,“这加护欠了点教训,如果不是因为要让他在编纂大事年表时候不要写态度负面消息,包子他们早就想胖揍他一顿了。”

“说实话,我也想。”君狂不无可惜地耸了耸肩,“不过,我们还是先把美人图给处理掉吧。”真是够麻烦。

君狂本不是很有耐心的人,要照往常估计议政殿又可以塌一次,现在祝逸仙在,根本容不得他任性,加上他也没有修为,想弄塌议政殿绝对做不到了。

“不如这样……”秦筱眼珠子转了转,抬手示意君狂耳朵靠过来。

清纯女神宋伊人半裸古灵精怪照曝光

“呦!这可以的!”君狂当场拍板,就这么干。

十天后,上朝的时候,秦筱以女相身份,站在众臣之首,再次提起纳妃之事。

在她身后那帮人,个个都有所准备,秦筱话音刚落,就陆续有人出列,呈上美人图。秦筱甚至当着祝逸仙的面,打开一幅卷轴,开始点评。

点评之后,她就让人把卷轴收下。

等她点评了几幅,都让人收下以后,君狂轻咳一声:“时间有限,这些事情女相还是等下朝之后从长计议吧。”他宽袖一挥,让人把美人图送去偏殿,“爱卿们如果还有年龄合适的家眷,也可以一并送上美人图。美人图由女相代为管理,半个月后有个吉日,就选在那日大婚吧。”

下朝之后,霍九剑就等在偏殿,一把拉住君狂:“疯了,怎么就突然转性了?!”

“小书,先收下美人图,之后她来筛选,一个个请进宫见面,倒时候那些女人见了她的倾城美貌,一定会自惭形秽。”君狂颇为第一地说,“再加上,我们小小可是凡界人民心中的下凡仙姑,什么女人在她面前还能有自信呢?”

闻言,霍九剑嗤笑一声:“小心别阴沟翻船。”

“就是嘛,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。”君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桌上的糕点已经被他吃了大半,一壶茶也喝完了。因为堆高的卷轴的遮挡,君狂才没能看见他。

“少来,个乌鸦嘴。要真是不小心选到几个女子,小小也跟我说了,大婚那天,去。”君狂冷哼一声。

“不要吧,怎么就把我给卖了呢?我得罪们了?”君谦忍不住抱怨。他随手拿起一个卷轴,打开看了一眼,“哎呦喂,这个不错唉,看着温婉贤淑,脸又漂亮。”

“不错?!”君狂睨了他一眼,“那给。”

“我不要,我是自由身。”君谦忙不迭丢开卷轴,“话说回来,要是万一真的选出来几个,要娶?”

“才不要。”君狂撇了撇嘴,“们仔细想想,自己养大的都这么任性,就她一个我都拿不住,到现在跟单身狗没什么区别,还不见得有们活得潇洒,再来几个,什么齐人之福,是想送我上断头台!”

“也得断头台切得动。”霍九剑笑着拍了拍君狂的肩膀,“不过,我好像记得,她一直是不赞成娶妻的,之前拒绝嫁给的时候……”

君狂一听就知道霍九剑要开始分析,于是连忙拿起一块糕点,塞进他嘴里:“这糕点不错,尝尝。”

霍九剑剜了他一眼:“知道不爱听,以后我不提就是了。”

“这只是一种策略。毕竟我们也不是很清楚,究竟是不是祝逸仙从中挑事。”君狂说,“不过这人有过前科,故意两边挑拨制造事端,为了上位不惜手段,所以我才觉得我没有必要小心一点。”

霍九剑和君谦对视一眼,两人都很同意君狂的观点。祝逸仙这人,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。

“不知道史官什么时候被他烦透了,他就又该回来祸害我们了。”霍九剑叹了口气。

祝逸仙这个人,要说敬业,还真是忠于本职。但凡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,他都会不耻下问,直到弄明白。之前为了得到君狂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,寝殿那儿的宫女们没少被她纠缠,甚至还有人直接抄了菜刀要砍他的。

总归,这人过处,怨声载道,这才几天的时间,宫里人就开始绕着他走了。

敬业是件好事,但是太过纠缠总会令人反感。

正说着,门上就响起了剥啄声。

“进来。”霍九剑一把拉过君谦,两人闪身躲进小门里。

“吓人了,我还以为是祝逸仙呢……”君狂紧张地端坐在案前,看见来人是秦筱,算是松了口气。

秦筱绕到一堆美人图后满,笑看着君狂:“一个祝逸仙就跟洪水猛兽似的,这人皇未免当得太没威严了。”

“我想打他,让打么?”君狂轻哼一声,指着美人图说,“这些快点处理掉,最好一个都别留。”

“君上不想纳妃了?”秦筱微眯着眼,打量着君狂。

“我连一个帝后都搞不定,再来几个要我命。”